一年時間,160個學術會議,8.2億元贊助費……2012年至2013年,中華醫學會以廣告展位、醫生通訊錄和註冊信息等為回報,以20萬元至100萬元不等的價格,公開標註不同等級的贊助商資格,賺得盆滿缽滿。
  日前,國家審計署通報“國務院關於2013年度中央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”,讓中華醫學會的斂財之術“浮出水面”。
  一時間,“掛著非營利的牌,斂著藥企贊助的財”的批評聲四起。靠政府撐腰,與企業爭食,部分所謂協會依托行政資源不當牟利的問題,再次成為輿論焦點。
  交通、建築、醫療為“斂財協會”多發區
  據中國青年報記者不完全統計,近3年來,至少有13家行業協會因非法斂財被曝光。其中,涉及交通運輸的有3家、建築工程的3家、醫療藥品的3家,其餘分別涉及餐飲、互聯網服務等行業。
  這其中,中國食品藥品行業協會和中華醫院管理學會兩家,未經有關部門註冊,均有非法社團組織之嫌。
  3家交通運輸行業協會,分別是徐州賈汪區交通物流協會、江西南康市物流運輸行業協會以及江西南康市道路運輸協會。中國青年報記者梳理髮現,他們分別依附於當地相關政府機構,如交管所、交通運輸局、物流管理辦公室等。
  2011年6月,江西媒體曾曝光南康市兩家行業協會強行收費事件。相關報道稱,南康市道路運輸協會會長黎某的正式身份,就是南康市交通局運管所副所長。而南康市物流運輸行業協會第一任會長張某,則在2010年被查出利用協會會長身份,參股組成物流公司並任董事長兼法人代表,壟斷粵東線路物流,後被南康市人民檢察院批捕。
  此外,記者梳理看到,3家被曝光的建築工程行業協會,也有兩家分別依附於當地建築工程安全監察部門。
  斂財名目繁多:賣獎、培訓齊上陣
  中國青年報記者發現,違規行業協會斂財名目繁多,包括贊助費、培訓費、會員費等。
  近日被曝光的中華醫學會,僅一年時間,就收取醫葯企業贊助費達8.2億元。江蘇省餐飲行業協會、中國民營企業家協會等,則曾被媒體曝光通過“賣獎牌”或“頭銜”獲利。此外,僅中國民營企業家協會一個副會長的頭銜,就被曝光要價高達數十萬元。
  今年4月13日,《新華每日電訊》曾曝光長沙“最牛行業協會”——長沙市建築業協會建築施工設備租賃分會。該協會要求,在長沙市從事建築施工設備租賃業務的企業,必須向其提交申請,辦理行業確認。每個企業需繳納會費及“行業自律履約保證金”2萬元,否則就無法經營。
  該協會還對會員約定:違反、抵制公約的,須扣款或罰款,最高達2萬元。
  一些行業協會何以成為“二政府”
 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表示,行業協會亂象叢生的根本原因,是其與政府、企業間存在利益輸送。
  “這幾年,作為社會的中間層,行業協會、社會團體的力量在逐漸壯大。但因為舊體制下一些政府行政手段的影響還在,加上行業協會自身也受到市場衝擊,‘利益為先’之下,很容易產生趨利行為。” 竹立家說。
  他告訴記者,一些行業協會與政府其實是“相互離不開”的。“比如一些科研課題等項目,政府會優先考慮行業協會。而政府部門也不願意‘放手’這些協會。”竹立家說,後者不僅可以作為一些政府安置退休幹部的去處,個別地方和部門的行業協會,甚至變成了政府斂財的另一種“常規”渠道。
 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張樹義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,目前行業協會暴露出的各種問題,主因是社會轉型過程中還存在監管漏洞,相關制度亟須規範。
  “一個行業協會,既不能像政府,也不能像企業。”張樹義認為,支撐行業協會運營的應該是行業本身,而不是跟市場或政府的“捆綁關係”。 
  復旦大學教授胡守均還提出,要通過社會選擇,對形形色色的行業協會形成優勝劣汰。“現在很多社會組織都掛靠在政府部門,是‘一業一會’的局面。但未來行業協會的發展方向,應逐漸變到‘一業多會’。”胡守均說,“如果發現你違規斂財,我可以舉報你,還可以選擇加入別的協會。”
(中華醫學會遭曝光 有多少協會借“二政府”之皮斂財?)
(編輯:SN028)
創作者介紹

vx89vxjrv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